EN
引领行业凤舞南方
Let China's logistics industry and
World synchronization!
厚德载物根植南方
Great virtue can carry all the things in the world
务实笃行真诚服务
Do Our Best for Sincerely Service
厚积薄发诚就未来 
Sincere can destine the future
当前位置:首页 > 新闻 > 行业新闻
现代物流枢纽体系建设理念的创新与变革
发布时间:2019.05.24作者:

互联网连接了虚拟世界的数字资源,物流网链接了物理世界物品资源,互联网与物流网融合链接了信息物理世界,成为了支撑新时代经济社会变革的基础设施。这一新的智慧型基础设施创新理念,推动了经济社会在新基础设施上重构,带来了一系列创新与变革。

一、背景分析:国家大力推进物流枢纽建设

2017年10月中国共产党十九大报告正式宣布将物流网和信息网列为支撑国民经济发展的基础设施建设范畴。发展经济基础设施先行,2018年以来,国家相关部门为落实十九大报告,推进现代物流网络体系建设,组织了系列调研,做了系统的战略部署。

2018年11月21日国务院常务会议决定部署推进物流枢纽布局建设,促进提高国民经济运行质量和效率。会议指出,要瞄准国际先进水平,多措并举推动“通道+枢纽+网络”的现代物流网络体系建设,促进物流业高质量发展。其中物流枢纽是物流新基础设施建设的关键环节。

2018年12月24日,国家发展改革委和交通运输部发布《国家物流枢纽布局和建设规划》(下称“《规划》”),提出到2020年布局建设30个左右国家物流枢纽;到2025年布局建设150个左右国家物流枢纽,到2035年基本形成与现代化经济体系相适应的国家物流枢纽网络。

2019年4月,发改委、交通运输部联合印发《国家物流枢纽网络建设方案(2019-2020年)》,提出在国家物流枢纽承载城市人民政府编制的建设方案基础上,结合国家重大战略实施需要,统筹研究确定第一批15个左右国家物流枢纽建设名单。

物流枢纽是重要的基础设施,新时代基础设施理念已经出现了革命性变革。现代社会是资源要素快速流动的社会,其中虚拟的资源要素在智慧互联网中流动,实体资源要素在智慧物流网中流动。现代物流一边连着制造业,一边连着消费者,借助于互联网+、物联网、大数据、云计算、人工智能、区块链、自动化技术,推动了物流系统的各资源要素实现了联网、运算、优化、运筹,让物流过程中的信息流、资金流、商流四流合一,智慧物流网络的边界通过扩展与延伸,让农业、制造业、商贸流通业实现全面互联互通并融为一体,让智慧物流开始成为了经济社会系统的基础支撑,推动现代物流枢纽智慧变革,成为新基础设施关键节点。

考虑到智慧物流成为经济社会基础设施,作为智慧物流时代的物流枢纽与传统的物流枢纽理念有很多根本的不同,推进物流枢纽建设中需要有新思维和新理念。

二、认知升级:物流枢纽重构经济社会新秩序

从新基础设施思维角度认识物流枢纽,首先要认识到智慧物流的特性,认识到物流链接制造端与消费端的连接特性,认识到物流与商流、资金流的融合特性,从而实现认知升级。

改革开放初期,要想富先修路,道路桥梁等基础设施推动了资源要素流动、分离和释放潜能,推动了中国经济大发展;现代物流的智慧升级,必将推动资源要素融合统一、高效协同,实现经济发展的质量变革与效率变革,通过提质增效形成新动能。

根据上述分析,新基础设施理念需要提高我们对物流枢纽的认知升级,从物流枢纽重构经济社会新秩序角度看待“通道+枢纽+网络”的现代物流网络体系具有战略意义。具体而言,有如下几个重大理念变革:

1、新动能重构:物流枢纽推动资源要素高效协同

过去的物流枢纽建设,强调的资源要素的流动,更多是以交通枢纽来出现,即在交通线路和多种运输方式衔接的空间上节点建设枢纽,聚焦实物流动的网络节点。传统物流枢纽强调的是实体的网络枢纽,物流的要素“物”必须在枢纽进行集中配置。

培育经济发展新动能,需要创新引领,数字赋能,重构供应链与产业链,推动经济走质量效益型发展之路。在物流领域培育经济发展新动能,需要借助现代物流枢纽与网络,促进经济资源要素高效协同,这就要求从交通型枢纽向管理型枢纽转变,更加强调物流管理与供应链管理,可能并不需要“物”必须运到枢纽聚集后再配置。通过物流资源要素的智慧调度与数字赋能,推动物流枢纽从实体型枢纽向智慧型枢纽转变。

互联网、物联网技术不断发展和供应链服务不断完善,物流、资金流、数据流、信息流等各种“流”逐渐成为发展经济的资源和要素,其中物流是各种流的基础,以物流为核心并以云计算、大数据等的形态推动聚“流”创新,以“流”为要素开展各种服务,形成新的聚流枢纽,可以推动资源要素高效协同的新秩序重构。

阿里巴巴集团旗下的电子商务平台依托菜鸟物流网络聚集的商贸物流,平台所在地不一定在传统的干线交叉点上,可以放于任何一个城市,比如杭州,围绕平台,利用菜鸟物流大脑,可以在全国范围开展网络化的物流服务,形成的由枢纽聚集资源,由物流大脑调度和管理这种依托电商与物流平台聚集实现商流、信息流、物流、资金流等要素的聚集,形成新型物流枢纽,而不是依靠产业集中推动要素整合的创新思路,给枢纽城市的建设与布局带来了根本变化,也为非传统的交通枢纽城市发展枢纽经济提供了新的思路。

以物流为核心,推动和商流、信息流、资金流融合,建立中央物流区CLD,也是近年来部分地区打造城市物流综合体,创新物流枢纽运营模式的可贵探索。

物流资源围绕物流平台创建物流网络,物流枢纽与物流平台融合发展。正因为有了这种理念变化,我国很多城市在聚集产业和经济要素时,完全可以颠覆以前道路交通节点的概念,用一种全新的手段来聚集资源。

2、体系重构:物流枢纽推动物流网络智慧变革

因为城市经济的发展离不开实体性产业与相关经济要素的聚集,过去我国枢纽城市主要依靠实体产业集中带来要素集中,所以传统的物流枢纽是先有交通运输网络,并由道路交通网络节点形成物流枢纽。也就是说物流枢纽是围绕着实体货物流动与聚集自然形成的。

随着物流网络与信息网络融合,物流、商流、信息流、资金流合一,如今可以通过平台经济推动物流枢纽建设,在特定的位置可以聚集起各种“流”的资源要素,形成综合枢纽,再通过枢纽的辐射反过来推动智慧物流网络重构,通过物流枢纽推动物流网络体系重构,营造更高水平的产业布局条件,推动地区物流枢纽的布局思路发生根本变化。

如:义乌不是传统意义上的大的干线交接的节点,也不是传统意义上的港口枢纽、铁路枢纽,但依托小商品商贸资源的聚集,借助于互联网平台,实现物流、资金流、信息流、商流四流合一,形成各种“流”的资源要素聚集,让义乌成为全球小商品物流枢纽。

不再局限于过去传统的区位优势、交通条件等禀赋进行产业布局(但区位优势与交通条件仍极为重要),这一概念颠覆了传统传统产业布局的思路,其颠覆的条件是借助互联网、大数据、云计算的支撑,让经济要素流向、流量、聚集点发生变化。这一思路为西部、内陆等地区创新发展提供了思路。

3、边界重构:内陆物流枢纽也可以连通全球

海权时代物流大通道是海洋运输,因为出口产品和围绕出口的要素聚集在沿海,所以过去我们的枢纽主要在沿海地区。如何用物流基础设施推动内陆地区经济发展,借助新丝绸之路推动沿线国家布局产业经济带建设,推动内陆消费制造发展,推动商贸流通快速发展,这是中国一带一路经济建设的重要内容。

推动数字丝绸之路建设,与物流丝绸之路建设协同发展,并在智慧的丝绸之路关键节点,依托内陆消费带来的商贸布局推动内陆枢纽经济发展,可以使内陆地区物流枢纽成为全球资源要素的配置中心,物流区域枢纽向国际枢纽转变。

完善和衔接供应链全链条,打造生态经济大平台,培育新模式已经成为国家关于物流枢纽建设文件中非常重要的内容。

三、发展展望:物流枢纽推动新时代经济高质量发展

新时代枢纽经济,是一种以枢纽为核心,以聚流和辐射为特征,以优化经济要素的时空配置为目标,实现物流、资金流、商流、信息流等多种“流”融合配套的经济体系,其中传统的多种交通设施与交通工具是物流的载体,互联网、移动互联网、物联网、CPS是数字流的载体,在这一体系中,中转、集疏和分拨功能起着支撑作用。

与全球供应链的连接效率,决定着“枢纽经济”的效率和竞争力,枢纽经济通过对人流、物流、信息流和资金流的聚集,为经济发展提供市场资源和持久动力,从而促进产业高度集聚和结构优化,实现可持续发展。新的枢纽经济的表现形态不应再是拘泥于狭小空间的临空经济和临港经济,而是以类似于“平台经济”、“航空经济”、“高铁经济”、“海运经济”等交通方式为龙头,实现多种交通方式融合配套的经济体系。

目前,经济资源要素已经不是短缺问题,而是高效协同与智慧配置问题。物流资源也已经数量足够,但怎么提高运作效率,实现转型升级,培育新增长点与新动能是我们面临的新问题。在时空两个维度推动信息流与实物流的集成,构建新物流体系,任务艰巨。

首先在要素维度上,需要聚集各种要素,实现资源要素的强聚集性。

重点是聚集各种“流”的要素,其次是聚集各种作业设施设备要素。设施设备要素具有弱流动性,可以通过物流园区、物流中心建设等方式聚集,各种“流”的要素需要通过产业发展环境的营造,打造区域发展势能,建设大平台,聚集来自周边、全国甚至世界区域范围的资源要素,弥补区域自身资源要素薄弱短板,从而实现产业快速发展,并借助物流网+信息网新基础设施,再把聚集资源要素扩张辐射出去,通过聚集和辐射形成全产业链的发展模式,来完善各个产业要素。

其次,在空间要素维度上,枢纽经济要以城市为载体,以物流枢纽为基础设施,以供应链服务为手段,发展枢纽经济,推动地区发展。

从目前来看,区位、综合交通、市场需求、原料资源依然非常重要,我们可以把它叫做基础条件,但它已经不再是决定性条件。

枢纽城市的核心内容是什么?是高效的物流体系、发达的商贸市场、先进的制造基础、深厚的文化积淀和优质的商业服务,独特的旅游资源等等,像这些资源进行任意和有效组合的情况下,我们就有可能形成枢纽城市发展的一种支撑和保障。反过来说,我们可以根据这种支撑和保障,根据这些要素来设计我们的枢纽。

发展枢纽经济最忌讳的是枢纽中的各种“流”一流而过,不能浇灌当地经济社会生态系统,使枢纽区域仅仅是货物流转中心,而不是商贸中心、产业中心。我们需要通过大网络、大平台、大通道、全链条和新模式,按照产业要素聚集、产业链培育、产业体系服务和国家产业政策导向有序地推动经济要素在特定点上有目的的、可辐射的,最终可以形成规模经济发展模式的一种聚集。目前国内重庆、郑州,国外德国莱比锡、西班牙拉萨戈萨等一些城市在这个方面做出了积极探索。

第三,在时间维度上,枢纽经济关注各种“流”的时间维度上的协同配置,具体路径就是新基础设施的物流网+信息网的体系建设。

在物流网的建设上,重点是推动高铁、公路、航空、水运等综合运输模式的多式联运发展,合理配置实体物流流动的要素配置,在信息网络建设上,重点是推动大数据、云计算、人工智能等技术发展,推动货物在时间维度上提前布局,推动物流网络的前置仓建设,满足人们对物流配送时间维度上的要求。

枢纽经济是借助经济要素资源聚集平台(交通枢纽、物流枢纽、物流服务平台、金融平台等)对商流、物流、资金流、信息流、客流等进行集聚、扩散、疏导等的规模化产业发展模式,具有高度的供应链、产业链、产业集群化组织特征。在互联网经济业态不断创新、综合运输和物流枢纽服务组织支撑下,以城市为载体的枢纽经济发展正呈现出全新的发展格局,通过聚集具有区域辐射能力的经济要素,主要是具有“流”的特征的经济要素,城市经济总量扩张、产业层次跃升、发展地位提升的路径正在发生改变。

枢纽经济是一种聚流型平台化、网络化经济发展模式,即通过有针对性的基础设施平台、区域服务平台、产业创新平台的规划和建设,可以实现区域性经济流沿着交通通道、交通枢纽、物流供应链组织、产业链构建、产业集群化发展等路径进行聚集,并以网络化、平台化服务为手段进行经济规模扩张,使依托城市在较短的时期内成为所在区域的经济增长极,从而为经济后发、处于重要国际国内通道节点位置的城市,通过新经济聚聚模式实现对传统中心城市的超越,改变传统的要素空间布局实现聚集发展的模式,推动枢纽经济发展。

目前,我国城市发展枢纽经济的诸多基本条件初步具备,一方面是国家主干综合交通网络基本形成,一般性中心城市均具备承载各种经济流的能力和条件,另一方面,我国全面小康社会建设将带来内需扩张引领的经济流集聚发展,以及“一带一路”战略实施带动新的国际经济双向辐射经济流的集聚扩张,为此,枢纽经济在未来的发展中将具有基于通道、城市和产业三个层面进行组织的特点,形成不同类型和格局的经济枢纽,经济枢纽的发育必将在空间上重构我国经济版图。(来源:物流北京网)

官方微信
Copyright © 广东南方物流集团有限公司. 粤ICP备14002155 Powered by vancheer